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视频中心

联系我们

网站名称:靖边县文工团

地址: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西新街

联系人:陶云 13991087906
戚水灵 13468808483

电话:0912-4620400

邮箱:1357949297@qq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艺创作文艺创作

大型陕北民歌剧《王贵李香香》
2016-3-22 8:40:06   来自:本站   作者:管理员   点击:1101

场 次

序 幕

笫一场  逼债丧亲          笫五场  受刑劫救

笫二场  为命相依          笫六场  大路送别

笫三场  油房闹红线        笫七场  崔府催婚

笫四场  情深意合          第八场  洞房婚怨

尾声

时间:上世纪三十年代

地点:陕北三边死羊湾

人物:李香香       王  贵 

    油房大师父   书  匠   

牛四娃       随  心    

刘二妈       李德瑞    

王干大       王麻子    

三  虎       莲  花   

牡  丹       游击队长       

游击队员     群众若干  

战士若干     娶送人婆姨   

崔二爷       狗腿子       

油房二掌柜   匪连长    

匪排长       张拔贡 

王 六       匪兵若干   

团丁若干

序幕

主题歌

喊一声苍天崖洼洼响

苦日子靠咱肩膀扛。

黄土盖房沙打墙

天是老子地是娘

(画外音)故事发生在陕北三边死羊湾村,民园十七年陕北大旱,颗粒无收,人们吃草根啃树皮;拖儿带女逃荒要饭,民不聊生,饿殍遍野。地主老财势欺压百姓,兵灾荒旱人民生活无度,不得不起来反抗,跟着共产党闹翻身求解放。也产生了一对恋人反封建求自由的动人故事。

幕  启:(上世纪三十年代陕北地貌、人文。远处沙漠驼队、毛头柳树、沙柳。近处山坡上,人们三十年代衣着打扮大甩裆裤有大襟袄、原始笨拙。人们有坐有站有的用原始的“木拨吊”捻毛线、有的挑毛袜子、有的用“火镰”打火抽旱烟。还有的做针线活,搓麻绳绳、拉话,有逃荒要饭,剥树皮(群体雕塑)一队赶性灵麻油脚夫舞蹈过场

幕后(唱)      四十里长涧羊羔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女人出在死羊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巧格溜溜手手白格生生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格眯一笑盖三边……

(歌声远去)

        (长渠沟河湾,流水、柳树,两个娃娃——王贵、香香跑上)

王  贵:(叫)香香,咱们踩泥塘耍。

香  香:对,踩泥塘。

二  人:(念)泥塘泥塘用劲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踩的泥塘水上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水上来和膠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泥捏个我和你……

香  香:王贵哥,我捏个你的人样样

王  贵:我也捏个你(二人捏泥人)

香  香:(拿起泥娃娃)王贵哥,你看我捏的象不象你?

王  贵:象哩。你看我捏的象不象你?

香  香:象哩,(将捏好的泥人摆好,二人高兴地拍手笑)

二  人:(念)泥娃娃  泥娃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泥娃娃嘴嘴说话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咱们俩个相好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候娃娃好到老

王  贵:咱们,要过家家!(拿起捏好的泥人叫)新媳妇—(香香应)哎

       

香  香:(拿着捏好的泥人叫)

新女婿——(王贵答应)哎!

(二人笑,灯暗)

笫一场   逼债丧亲

(烈日当头,一群农民头戴柳枝,赤背赤脚,高挽裤腿,抬龙王楼子祈雨,王麻子前边掌罗,罗声阵阵音调凄凉,如哭如诉)

 天旱了,火着了

    寡妇娃娃没人养活了

龙王老哟……

杨柳稍水上漂

和风细雨洒青苗

龙王老哟……

(龙王楼置于当中,众跪,王麻子点香烧表,祈祷、打卦,众人看卦)

众:唉——又是红日当天……

甲:抬楼子,打卦,一讨一个红日当天,午后行雨,太阳都快偏西了,还不见一丝云彩,快别抬了!

王麻子:不敢,不敢,这些娃娃惹怒了龙王爷,就更不行了,快瞌头,瞌头!

乙:瞌头顶啥用哩,干脆把龙王抬在沙窝,看它晒不晒!

王麻子:(忙掩乙的嘴)这娃,快不敢胡说……(求神)神灵不记凡人过,不记凡人过……

(崔二爷,狗腿子走上)

崔二爷:(假惺惺地)哎哟,众乡新都在求雨哩,唉,天旱火着,日子都难过呀!哎哟,这不是王麻子吗?

狗腿子:二爷到你家去了几回都找不着,在这儿碰上了。

王麻子:老天不下雨,我们正求雨哩……

崔二爷:你在求雨哩,今天我可要求你哩!

狗腿子:二爷几次都捉不住你的人影影,寻人不如等人。   你说,你欠的租子现在还不还?

王麻子:还,还,你看现在天旱无收成,到秋底收成好了,在连本带利一块送去。

狗腿子: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收成好了一块送去,收成不好就不还了?

王麻子:还,还,还不起,我给二爷拦工,就是死也一定还清……

崔二爷:哈……死了拿什么还,你老眉格扎眼能做工……

狗腿子:老东西短租子,短钱,短下粮,莫非还想拿命扛!

王麻子:不……不……二爷你听,我短你的租子不短命,怎能拿命扛。

崔二爷:啊,听说你王麻子骨头硬,今天咱就来碰一碰,狗子!

崔二爷:把王麻子拉在后沙窝,看他能有几根筋,抽上一根看疼不疼!(狗腿子、团丁拉王麻子下)

众:二爷,饶一饶吧,王麻子实在没办法……

甲:二爷,行行善吧!

乙:二爷,王麻子,今天一天还没吃饭,他没办法呀!

崔二爷:他没办法,谁有办法?你们也不用替他求情,替他把租交了,就是了……(传来抽打王麻子,嚎叫声)

(王贵提筐上,拿镰刀剥树皮回来见状)大叔,我哪去了,不是和你们一起祈雨吗?

众  人:你……他……

狗腿子:(跑上)二爷,那老家伙骨瘦如柴不经打,刚抽几下,就……就……只出一口悠悠气了……

王  贵:啊…………(跑下)

崔二爷:穷鬼们都会装死弄活,过两天再来,走……

(崔欲走,王贵跑上,猛地咬了崔二爷一口)

王  贵:我要我大哩!

崔二爷:这狗日的还咬人哩!

崔二爷:把这小子,拉上做长工顶租债!

(王贵拿起剥树皮的镰刀乱

狗腿子;二爷,二爷,这狗日的疯了,小心,小心!

崔二爷:咱们走,你碎孙等着瞧!(同下)

王  贵:等着,等我长大了,和你们没完!

(一束光照射在王贵愤怒的脸上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切光——

上一页:大型秦腔现代剧《蒙汉游击队》

下一页:小品《四月八》

地址: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西新街靖边县西新街 电话:0912-4620400 陶云 13991087906 戚水灵 13468808483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靖边县文工团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