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视频中心

联系我们

网站名称:靖边县文工团

地址: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西新街

联系人:陶云 13991087906
戚水灵 13468808483

电话:0912-4620400

邮箱:1357949297@qq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艺创作文艺创作

大型秦腔现代剧《蒙汉游击队》
2016-3-22 8:37:08   来自:本站   作者:管理员   点击:1012

        塞上烽火蒙汉情    (秦腔现代戏)

时间  1935——1936年。

地点  陕蒙交界处。

人物  郑子明:40余岁,中共地下党员,后为蒙汉游击队指导员。

孟  豹:(实名札多)18岁,阿拉塔儿子。

玉  玲:17岁,郑子明女儿,孟豹的恋人。

布鲁德:28岁 ,札萨克继任王爷,后为蒙汉骑兵游击队队长。

其其格:23岁,文武双全,札萨克王爷札布云之女,布鲁德之妻。

阿拉塔:52岁,其其格母亲。

郑  父:60余岁,郑子明的父亲。

郑  母:60岁,郑子明的母亲。

白志成:50余岁,地下党员。

孟镇北:50岁,乌龙寨寨主。

巴特鲁:52岁,蒙地土匪头领。

段  三:50余岁,孟镇北侍从。

游击队队员  卫队队员  土匪  蒙汉百姓若干

 

   

大草原辽阔哟黄土坡雄伟,

无边的天空响起了春雷。

雷声里有雨哟雷声里有泪,

生也相随,死也相随。

雷声里有电哟雷声里有火,

大地上走来咱蒙汉游击队!

第 一 场

   

【1935年】

【三边一个叫红柳界的地方】

【一声春雷从远处响起,雷鸣闪电,伴之潇潇春雨。】  

         【郑子明缓缓的走来。】

郑子明:下吧,好好地下吧,三月响雷麦圪堆,春雨知时节呀!

        【一个声音从天际而来:对,好雨知时节呀!子明,这次去乌龙寨,你就给咱好好的洒一场春雨吧,组织盼你圆满完成任务!】

郑子明:(信心十足)请组织放心,我一定完成任务!

       【那个声音继续:记着,你郑子明以后就叫高老五。】

郑子明:高  老  五

       【那个声音继续:你的任务是,破坏孟镇北和巴特鲁联合起来的企图,争取内蒙扎萨克族人的力量。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暴露身份。】

郑子明:我解下兰!

那个人:玉玲

玉  玲:大叔

那个人:和你爹一块去

玉  玲:去哪

那个人:去····去收拾东西去吧

玉  玲:哎

玉  玲:爹

郑子明:玉  玲

郑子明:·····把她也带进匪窝?

     【那个声音:这样便于麻痹敌人,取得土匪的信任,加快成立

      蒙汉游击队,团结一致,共同抗日 !】

郑子明 :我明白了,玉玲!

玉  玲:(出现高台)爹!

郑子明:跟·····爹···· 走!

玉  玲:唉!

郑子明  (唱)        担重任肩负使命上山寨,

心切切党的教导记心怀。

郑子明 :娘

别父母深入魔窟探虎穴,

携玉玲父女作伴巧出牌。

面对着孟镇北群狼虎崽,

我需要机智灵活细安排。

不辱使命志豪迈,

深入虎潭把路开!

段三内喊“高军师到,列队)

白志成:寨主,这就是我给你请来的军师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高老五

孟镇北:久闻大名!荣幸!荣幸!哈哈哈·····

众土匪:跪了!(抢指郑子明)

郑子明:高老五上跪苍天,下跪父母,屈就山寨,搭躬便是!

段  三:大胆!竟敢当面羞辱寨主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

(二土匪冲上,被孟镇北两枪击倒

孟镇北:刘备求贤似渴,三顾茅庐而得圣贤,我孟镇北没有下山亲躬而得到良才,下跪的应该是我!

郑子明:寨主严重了!

孟 豹:爹爹····

孟镇北:(打断)心静如水,不卑不亢,全然没有怒颜之气,不愧

是榆林中学的高材生呀!

郑子明:孟寨主,我高老五的志向是,消灭游击队保住乌龙寨。

孟镇北:好,择日前往红柳界。

郑子明:捉拿郑子明。

孟镇北:不过····,仅凭这小小胆识,如何让手下弟兄折服呀?

众   :  哈哈哈····

郑子明:孟寨主,若还得不到寨主和弟兄们的信任,何为军师,身带爱女玉玲上山,以表高老五赤胆忠心!

内喊:“玉玲姑娘请!”

孟镇北:佩服、佩服!(跪倒在地)(玉玲和孟豹碰面,民歌起)

伴  唱:半空中掉下来一个俏妹妹

        爱的那个后生哟淌涎水

第 二 场

【灯光暗转——】

【札萨克。阿拉塔家毡房前,祭台高筑。一条横幅十分醒目:常记哀思,勿忘复仇。】

【号角响起,几个服装怪异头戴面具的“恶魔”跳起了原始、粗放、古朴的舞蹈。】

领  (唱)    敲响哟嗬羊皮鼓,

众  (唱)    咚咚锵,大鬼小鬼一起除。

领  (唱)    燃起哟嗬红蜡烛,

众  (唱)    呼呼闪,照亮太阳正当午。

领  (唱)    阿弥陀佛求我主,

众  (唱)    找个威武好女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阿弥陀佛求我主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报仇雪恨守乐土!

阿拉塔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常记哀思,勿忘复仇。

众    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常记哀思,勿忘复仇。

阿拉塔:      扎布云,不杀郑子明阿拉塔愧对苍天。

【几声长号响过,巴特鲁傲气十足地上。阿拉塔和其其格及卫队将士随上。】

阿拉塔 : (唱)    祭台高筑深思念,

夫君屈死十五年。

深仇大恨永不忘,

告慰英灵谢苍天。

十五年复仇火焰胸中燃,

十五年创建卫队备征鞍。

十五年抚育女儿已长大,

十五年时时刻刻日日夜夜

年年月月把札多常挂牵。

欣喜卫队刀光闪,

军容雄伟震河山。

只憾女儿身骨瘦,

复仇难过九重关。

比武择婿有主见,

众里挑一选王爷。

求得人间鸳鸯配,

同心拔刀报仇冤!

阿拉塔:女儿,你可记着这把刀?

其其格:女儿记着。

阿拉塔:一鞘?

其其格:双刀!

阿拉塔:这里一把?

其其格:还有一把!

阿拉塔:在哪里?

其其格:在红柳界郑子明手里!他杀了我的阿爸,抢走我的弟弟,此仇不报,天诛地灭!

阿拉塔:女儿起来。

巴特鲁:          时光如流十五载,

深埋的罂粟花待开。

巴特鲁:时辰已到!

阿拉塔:比武招亲!

巴特鲁:各位,今日盛祭搭台,比武择婿!只要能胜过其其格,即日洞房入袆 ,来日掌管卫队,比武开始!

【鼓乐大作。其其格素装紧束,英姿焕发。】

【一小伙冲出人群,拉开了摔跤的架势。】

众  (欢呼叫喊)布赫,铁力拜!布赫,铁力拜……!

        【在有节奏的加油声中,几个回合之后,其其格将小伙摔倒

         在地。】

【众欢呼。】

巴特鲁:堂堂札萨克,茫茫大草原,竟然没有男儿敢与公主比刀,惭愧,惭愧呀!

【幕后一声“布鲁德来也”布鲁德飞身跃上擂台。】

布鲁德 : (唱)    策马飞身来比武,

心仪美女盼红烛。

天赐良机莫错过,

钢刀不忍砍媚骨!

其其格 : (唱)    钢刀欲出且收住,

惊艳面前画一幅。

他酷似赵云和吕布,

梦中相会曾几秋。

二  人:  (唱)    为什么杀气腾腾却凝固,

为什么四目楚楚浑身酥。

摒弃杂念挥大刀,

且看他(她)武艺赢与输!

其其格:看刀!

【二人对刀。布鲁德技高一筹,几个回合后其其格溃败。众欢呼。】

【其其格与布鲁德双双举刀跪地。】

【众人也洒酒跪地。】

       (伴唱)      大雁大雁啊,依恋着蓝天,

 牛羊牛羊啊,牵挂着草原。

 神圣的王爷啊,请安息请安息,

 不杀郑子明,吾辈愧苍天!

【灯暗。】

【二个月后。】

【大漠古堡隐隐再现,近处是郑父家柳编栅栏围起的院子。】

【郑母不时向远处张望。郑父一声不吭地在一旁编织柳具。】

郑  母:  (唱)     天上的星星疙瘩云罩,

暖洋洋的季节冷风飘。

贼土匪隔三差五来骚扰,

我这里心惊肉跳受煎熬。

子明儿几月未把家门敲,

携孙女不知何处找新巢。

天天烧香求高庙,

我泪格蛋蛋强忍心里头浇。

郑  母:子明啊子明,你把我的孙女引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【孟镇北率领土匪上。郑子明随后上。】

孟镇北:  (唱)      下山来到红柳界,

刨树还需挖根源。

时刻盯紧郑子明,

红色种子连根挖!

郑子明: 寨主这就是郑子明的家,寨主,小小郑子明倒叫寨主梦绕魂牵。

孟镇北: 可不能小瞧这郑子明,牛粪堆上能长出灵芝草,巴特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爷早就说过,消灭不了他,乌龙寨就没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  【孟镇北从屋里出来。一土匪抱着鸡,另一土匪提着鸡蛋上。】

      【郑父、郑母追上。】

郑  母:土匪!强盗!你们凭什么抢我的老母鸡!还给我!还给我!

孟镇北:(一脚踹倒郑母)让你家郑子明到乌龙寨上来要,我就加倍地还给他,如若不然,哼·····!

郑子明:寨主

      (发现了郑子明,惊叫)

郑  父:子明!

郑  母:子明!

郑子明:(拦住话茬,话中有话)我是孟寨主近日提携上山的高老五高军师,让你家郑子明乖乖地上山投降,和我们一起剿共灭红,投靠东洋,这样的话,他和你那孙女就会平安无事。  

郑子明:(大惊)啊!

         (唱)        言不由衷心发冷,

    父子咫尺难相逢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柠条条开花冷风吹,

肠如刀割泪浇心。

郑  父:(唱)          泪浇心,细思忖,

眼前刮得什么风?

子明钻进匪窝里,

叫我老汉怎做人?

郑  母:(唱)          怎做人,猛然醒,

他与土匪同路行。

祖坟里埋了个缺德鬼,

郑家出了个丧门星。

郑子明:(唱)          不露破绽需谨慎,

郑  父:(唱)          强忍悲泪望天空。

郑  母:(唱)          权当生下豺狼儿,

一刀两断母子情!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子,把心放宽些,咱儿子都舍得,别说一只老母鸡一筐子鸡蛋,权当喂狗!

孟镇北:他娘的,你敢骂老子。

郑子明:慢!孟寨主,宰相肚里能撑船,何必与一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。

郑子明:寨主

孟镇北:高军师

郑子明:得民心者得天下。

孟镇北:嗯,还是文化人说得好!(强忍怒气)

郑子明:二位老人好自为之,保重了!

孟镇北:(转过身来)慢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十五年前,你家郑子明杀了札萨克的盟主札布云!

郑  母:

       (一怔)札布云!

郑  父:  

孟镇北:还抢走了人家的儿子。

郑  父:  

       啊!

郑  母:

孟镇北:札萨克的人迟早会来红柳界报仇雪恨,若想避开这场灾祸,就让他到乌龙寨找我!

郑  父:高老五,郑子明真的做下这事吗?

 

孟镇北:你若不信,可以亲自去札萨克看看人家磨刀擦枪!(阴险地一笑)嘿嘿向牛羊。

郑  父:

       高老五

上一页:大型音乐舞蹈诗《统万风》

下一页:大型陕北民歌剧《王贵李香香》

地址: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西新街靖边县西新街 电话:0912-4620400 陶云 13991087906 戚水灵 13468808483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靖边县文工团 All Rights Reserved.